香港中文大学(港中大)商学院校友陈昶熹(Fergus)(专业会计学学士2008)三十出头便成功实现创业的梦想,超乎很多人的想象,但这其实是他早已定下的目标。

Fergus以美国口音娓娓道来他踏上创业青云路的经历,以及一直支持他坚毅上进的动力,不经意地流露出满满的自信。

Fergus虽然年青,但早已定下鸿鹄之志,能够清晰看到自己的愿景。他在2006年获得奖学金到哈佛商学院修读一年,在接受媒体访问时,他表示希望成为一个 “能够启发别人,并且获得下属和同事尊重的企业家”。结果他只花了短短七年时间便实现了这个梦想,成为了硅谷一间生命科学数据分析初创企业Epinomics的联合创办人兼行政总裁。

当时Fergus早已惯于接受媒体访问。多年前,他于香港中学会考(HKCEE)考获七优出众成绩时,首次成为了大众的焦点。当时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是他的双胞胎妹妹陈昶呈(Fiona)也在同届会考中考获相同的分数。Fergus表示,他之所以在少年时获得出类拔萃的学业成绩,全赖妹妹陪伴他一起读书。他自小便明白,能够与价值观一致,并同样充满热诚和目标的同伴一起努力,是十分难能可贵的。这对志同道合的双胞胎兄妹时常互相勉励,推动彼此继续努力,精益求精。

Fergus中学毕业后便决定攻读工商管理,并且选择进入港中大商学院,向成为企业家及改善大众生活的人生目标迈步。他通过优先录取计划(俗称:暂取生计划)入读专业会计学工商管理学士课程,并于2008年毕业。Fergus解释选择会计学课程的原因:“会计学就是商界的语言,协助我们明白企业如何运作,怎样才能妥善经营,个中的基本原则是放诸大企业和初创公司皆准的。”

后来他在斯坦福大学商学院攻读工商管理硕士学位时,把握了一个难能可贵的机会,于表观遗传学(epigenomics)这个尖端领域领导一家初创企业,得以灵活运用在港中大所学到的知识。

Fergus在斯坦福大学进修时遇上Paul Giresi和另外两位校内教授,并接受他们的邀请,一起创立了Epinomics公司,目标是把基因遗传学方面的卓越学术研究成果应用于现实生活,让罹患各种奇难杂症的患者能够根据其基因状况来获得个人化的医疗护理、疗法和药物。

Fergus一向热衷于通过不同方式回馈社会。他在斯坦福读书时,已在麦肯锡咨询公司累积了数年的管理咨询经验,并且平步青云,迅速成为了公司内炙手可热的出色顾问。他曾在大中华区、东南亚、蒙古、欧洲、美国和中东等地工作,接触到许多不同文化和行业,包括医疗保健和科技。此外,Fergus获得鼓励和启发,立志善用时间来作出一些能够造福社会的贡献,因此他对社会企业特别感兴趣。事实上,他早在港中大求学时便已接触过社会企业的概念,“不要只为金钱工作,要追寻有意义的事业” 的种子早已植根心中。

“会计学就是商界的语言,协助我们明白企业如何运作,怎样才能妥善经营,个中的基本原则是放诸大企业和初创公司皆准的。” —— 陈昶熹

他表示:“麦肯锡是管理咨询公司,协助大企业建立或维持成功的地位。我亦希望从零开始建立一个能够造福人群的事业,成立初创企业就是最自然不过的第一步。回到商学院进修,身边围绕着许多充满热诚的同伴,让我向前踏出一步,善用更多时间来从事更能够贡献社会的工作。”

在斯坦福修读工商管理硕士课程时和毕业之后,Fergus花了不少时间来从旁指导多家不同的科技初创企业,包括斯坦福旗下一个初创企业加速机构。这些义务工作让他遇上了两位教授和Paul,其后Fergus建立了一支团队,成功把他们研发的技术变为商业化的表观遗传学产品。这种产品能够分析人类的基因组运行状态,然后利用云端数据分析软件来提供个人化的药物或疗法。
 

迅速踏上初创企业之路

Fergus这家初创企业专门研究 “基因组学” 和 “表观基因组学” 概念,究竟这些是甚么?

基因组学是科学的一个分支,专门研究人类的脱氧核醣核酸(DNA)。Fergus解释:“任何人自出娘胎,DNA便不会改变。这是观察一个人的静态方式。以配合病患者DNA的方式来处方药物,是一种静态的措施。更重要的是如何开启和关闭基因。这是我们专精的领域──表观基因组学,意思是 ‘在遗传学之上’ ”。

“换句话说,基因组或DNA就像是硬件,而表观基因组学就像是我们身体的软件或作业系统。环境中的外在因素,例如食物、毒素或者我们的情感创伤,实际上能够改变我们的表观基因组。”

“要建立一家初创企业,需要理解其中所需的全部技能。” —— 陈昶熹

“在斯坦福研发的技术提供了一种方式,让我们把表观基因组的数据提升到一个新的层次。这种技术能够读取表观基因组,并提供一个分析这些数据的平台。然后我们使用这些数据作为引擎,把它们变为能够付诸行动的见解,这可以应用于研究、药物研发和临床。”

Fergus创立的企业协助把研究化为可实际应用的产品,从成立之初便为社会带来了深远的贡献,令他感到十分振奋。回顾Fergus的公司尚未推出任何产品时,究竟他是如何说服经验丰富的创业投资者投资他的企业呢?

Fergus使用的策略,就是从融资过程中的第一日便开始让潜在客户参与。以这个案例来说,当公司的技术还处于 “论文” 阶段时,他便邀请了几家生物科技公司采用这种技术,创造需求,藉此向潜在投资者证明有关技术并非只流于纸上谈兵,不仅能够产品化,并且已成功开拓市场。他的公司成功物色了几个合作伙伴,其中包括专门研究癌症免疫疗法的Parker研究机构(Parker Institute for Cancer Immunotherapy)。


Epionomics初创核心团队的部分成员,他们在医学、基因组学、数据科学、产品和计算机科学方面拥有丰富的专业知识。(图片由Fergus提供)


Fergus指出:“我们的利益和市场需求与客户完全相符,彼此一拍即合,这有助我们马上筹得资金。有钱好办事,我们所有步骤都加快了,得以在运营的首年便创建和推出产品,并且开始获得收益。有些人原本认为我们是一家研究企业,但实际上我们是一家完完全全的产品企业,并早已坐拥可观的客户群。我们既展示了强大的执行力,更为投资者带来丰厚的回报。”

Fergus的初创企业取到了这样出色的表现,即使在硅谷也是十分罕见的。硅谷的生物科技公司通常需要多年时间才能把概念研发完成,再转化为商业上可行的产品。Fergus的成功关键就是在产品推出前迅速开始筹集资金,他坚定不移,专注于最重要的焦点,他 “急不及待” 要看到公司作出贡献,并且他有能力为潜在投资者把风险减至最低。

“ ‘降低风险’ 是硅谷的热门话题。为了建立一家有价值的公司,你必须经历许多风险,包括技术风险、产品市场风险等。对我们而言,由于我们从第一天开始便物色到愿意使用我们产品的客户,拥有市场需求,这大大降低了我们的风险。”

“身为行政总裁的责任就是勾勒一个清晰的愿景,让公司上下都知道我们需要前往的目的地,并且建立一个平台,让他们尽展所长。” —— 陈昶熹

身为一位年青的行政总裁,Fergus需要具备甚么条件才能领导这家由科学家、医生、数据科学家和计算机工程师等各种专业人才组成的企业?

Fergus深深明白一个人不可能熟悉企业经营的所有知识,因此他尝试把焦点放在宏观的整体视野,而非琐碎的微观管理。他表示:“要建立一家初创企业,你需要理解其中所需的全部技能。身为行政总裁的责任就是勾勒一个清晰的愿景,让公司上下都知道我们需要前往的目的地,并且建立一个平台,让他们尽展所长。对于他们各自所专精的领域,我的知识当然不及他们渊博。我亦十分关注和支持各同事的个人发展,因此不断鼓励他们自我增值,以便日后能够承担更大和更广阔的职责。”

最近,Epinomics成功获得另一家生物科技公司10x Genomics收购。10x Genomics专精于单细胞和其他新兴的基因组分析领域,目标是加快了解新生物学和疾病,并且在最近荣获旧金山湾区最迅速增长私人企业奖。Epinomics获得收购的原因之一,是10x Genomics希望得到其专利的表观遗传技术,并将之提供予更多科学家,进一步推动更多科学发现和临床应用。Epinomics被收购后,Fergus的目标是让更多研究人员、临床科学家和社会可享用其公司的现有技术。


 

寄语学生

Fergus现已出人头地,并在商业咨询和创业方面拥有丰富经验,与有志成为创业家的学弟和学妹分享他的智慧和心得。

许多学生都提出了一个共通问题,就是本科生在创立自己的公司之前,是否应该先积累若干年资的工作经验。

Fergus分享时表示:“我认为每个人的前路都不同,因此没有一个放诸所有人都适用的正确路向。我认为每个人都应该先认清自己最重要的目标,再建立一支优秀的团队去实践。有些人还没有弄清楚自己的人生目标,便贸然创立一家企业;但有些人知道自己的使命,然后建立一个好团队来向这个目标迈进。”

“每个人都应该先认清自己最重要的目标,再建立一支优秀的团队去实践。” —— 陈昶熹

Fergus相信,在创业前首先弄清楚自己志向的人,成功的机会是最高的。

他给学生的建议可总结为以下三个简单步骤:

  • 寻找自己觉得最重要的目标
  • 物色充满热诚的伙伴
  • 勾勒愿景并付诸实行,以获取成果

 

有关Fergus的媒体报道:


《香港经济日报》(2006年9月19日)
 


《明报》(2006年9月19日)
 


《星岛日报》(2006年9月19日)

其他新闻